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博客

欢迎同志们光临,不胜荣光也。来者皆是客,座,请座,请上座;茶,泡茶,泡好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叹乎?惜乎?(原创)  

2012-06-24 11:01:19|  分类: 岁月如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余之大学梦也,叹乎?惜乎?

       1977年年底恢复高考,尚昏昏庸庸之,错失此千载难逢之良机没报考之。当时尚在厂七二一工人大学上学,将毕业之,应当说是尚学了些东西的。1979年上半年,车间里的z同志尚问我因式分解,尚在地上与之划解之。其后即考上西南政法大学走了,此乃是最后一次对老三届之高考了也。其毕业后分在川农大,曾任该校宣传部长之。

      所谓七二一工大,亦是按毛主席之指示办起来的。毛曰“大学还是要办的,要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。”75.10.1前厂红榜公布名单之,尚是按照个人报名,群众推荐,领导批准程序来之也。招考前即说明了是三在五不变,说白了即你那来那去。如此经当时之生产班长肖彭年同志之推荐,便脱颖而出上了此工大。二年来半脱产之学习,尚学了机械制造之一些学科。我们多是初中生,鲜有二名交通部办之中专生在其中,猛的要学高等学府之专业课本,难度是可想而知的。于是乎先学“初等数学”这本当时流行的工农兵大学生补习教材,即是把初中高中之数学合一本书也。

      开学典礼之际,厂宣传科之杨世杰同志曰,什么叫大学,即是大家来学也。当时由厂里工程技术人员任教,教师中最为著名的二位杨新民、刘道伦同志为57、58年重庆大学之毕业生,后皆为厂总工程师之;至今每月尚领取国家专业人才之津贴费。上课讲,下来是要做作业的;然后交给老师批改,我尚常利用业余时间到刘道伦老师之办公室去请教之。也没有人管理交与不交作业,全是凭自愿。杨新民老师亦曾戏言之,尔等如此这般与听评书何异之也。亦曾举行过一些简单的考试,亦有同学尚把分数之计算方法都还给小学老师了也。

叹乎,惜乎?(原创)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1976年例行推荐上工农兵大学,与往年所不同的是由厂里举行了一次考试,含数理化的综合考试。是星期天在我们七二一教室里举行之,第二天上课即将就尚在黑板上没擦的考试题,要求我们都考做一遍。结果是全军覆灭全都考焦了。

       76年10月初终于争取到外出参观实习之机会,到泸州大足等地之机械制造厂家去走了一圈。出雅安之时,在车上即闻讯之将有好消息,到泸州后即被公开传达了“粉碎四人帮”之喜讯,泸州大游行三天三夜庆祝之。回雅后第二年,中共雅安地委派工作组进厂揭“揭批四人帮盖子”,原因是原厂党委厂行政久未打开此工作之局面;按原计划我们应是77.10月毕业之,故此毕业便往后移了。就在此节骨眼上,高考恢复了,我们没有一人去应考之。悔之晚矣,当时对老三届之高中初中生是有所照顾的,在高考分数上不是甚严要求之也,经过十年文革时光之老三届是身受其害的。然而此照顾仅限三年时间,80年即停止了。

       z同志何以有眼光在79年里应考而上之?事出有因,皆是其岳父之压力也。其与女友相恋多年,其岳父是医生,尚是极力反对之,甚而将其女儿暴打之,抓其头发往墙上撞击之。何也,曰尔且是一介工人而已,何有颜面之也。

       我之昏庸久矣。1972年的一天,车间吴治明师傅同志曾一手持工作笔记本,一手执笔对我曰,小伙子,报个名去读大学也。我之回答可谓是荒唐已极,读甚读也,没得报头。

       1975年有上工农兵大学之名额时已显得较紧张了,尚昏庸之,有友人李岗同志劝我尚报了个名。然而走不了。记得让一未上过初中之半工半读之生古正炳同志走了。后厂办七二一工大,于是乎便有了以上之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呜呼,叹乎?惜乎?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