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博客

欢迎同志们光临,不胜荣光也。来者皆是客,座,请座,请上座;茶,泡茶,泡好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被出卖了也!(原创)  

2011-06-04 19:37:30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“我们被出卖了也!”

       5.29.20:00许,k105次列车2号车箱头,三名自报是深圳海关退休的老人围着列车长直嚷嚷,65岁的崔海关怒不可遏终于仰天长叹一声。“我们被旅行社给出卖了也!”

       何许事也?我们一行13人的深圳赴井冈山的旅游团返深上了此车,结果是年龄最大的三位和我给扔到了3楼卧铺也。三人中有二位已是72岁了,长途列车夜晚高速奔驰之际尚攀登于3楼之上下,于心何忍矣!?有谁胆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干出这等事来?

      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,吉安市井冈山旅行社有限公司的小李把我们带到其火车站后,无票由一叫老王的带上k105次车后,我们四人就被扔到了3楼也。本是19:05时到站的,误点至19:30,之前尚问之票买好了乎,答曰,没问题,放心矣。小李复掏出一纸来要大家签名,引起前排的小叶大为不满遂争吵起来。签何也,后见之是甚,自愿乘坐14座的小中巴由井冈山到吉安也,本就是导游说了算,作贼心虑尚叫签什么名矣。

我们被出卖了也!(原创)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      老王应当是火车站的人了,不然他何以能跑进检票口里,尚把导游亦带进去了。后来把我们一行13人无票就带进了2号站台,尚对我们曰,“放心好了,这是列车员的铺让出来给你们的。95年就同其打交道了,你们上去后不要开灯不要讲话,以免影响列车员睡觉。有啥问题时就说我老王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图中高立者为小李,左边即为老王是也。右一为川人陆老师,右二为小叶。

       尚差15分钟,由老王带领一路狂奔。狂奔之际尚思忖抢位子也,尚跑在前,然而后来的结果却是落后矣,大大的落后矣。不真咋回事,我随其上车后即只有3楼矣。说的是只有前二间空格,一看下中铺全满了,无意识间至第三间,三海关的皆在此,尚对我曰,你就睡中铺行矣。我刚把行李放其上,黑暗中突地传出二列车员的喝斥声,“不行!这里没有你们的位。到前边来!”我即顺从地把行李拿下到第二间来,爬上3楼欲放之,“不要放矣,那是我的位子。”坐其下铺的小郑说道,我遂爬下又爬上对面的3楼,在其上稍事休息一下,忽听到前边传来崔海关的怒发冲冠之声,“为什么不能开灯矣!”是呵,这如同作贼一般的到底是咋回事也?

       下来时尚有人招呼我坐之,少倾,杨女士对我曰之,这上中下三铺皆是女同志所宿。我曰,那我宿何处矣?其答,宿走廊也。我曰,拿一千元来也。其尚不啃气矣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误了时间乎?谁之错谁之过矣!”听得吵架声又起,我遂走过去观之。只见三海关退休老人怒目而视,将一列车员围住理论,再观之呵原来是列车长也,臂章上工号303,个子不高,一口标准的京腔。面对三老人的围攻,先是叫其到车头说之,后又关列车员室门之,无可奈何之际只好将最后通牒下之矣!“你们要坐就坐,不坐就下去也!”崔海关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曰,“把我踹下去乎!用脚踹之乎?”72岁的陈海关、朱海关二老亦步亦趋往前趋之。此时此刻,我团的既得得益者再也看不下去了,首先是一叶女士站了出来曰,不要吵也,有问题好好说矣。其后先前让我爬上爬下之3楼的郑先生猛的冲上前,手上尚燃着烟蒂,以背对我劝之,勿吵也,勿吵也。

       战事稍停,列车长曰,“你们就没有领队之乎?”我答,“何有也,本是散客拼团之。”长曰,“本是13人,上中下各四加一中,若何年纪大的反上3楼也。年青的上去,年老的下来,岂不善哉矣!”我答,“难也。”

       纵观我团之年龄构成,中老年之,然让年龄最大的上3楼之,此乃症结也。首先二位54岁的郑、叶男士就不该将二中铺占之,二位60来岁的川人老乡就不该占了二下铺,此刻他们二人正装蒙,假睡在床之,其一据说尚是中学老师也,实不该矣!四女士亦不是好鸟也,不过就40来岁矣,论年龄尚要叫父辈矣,仅占有女士优先一说而已。

       列车长亦转到铺位去看了看,后叫朱海关补了13元钱遂坐第三间下铺。我亦就驴下坡向其反映问题,“年龄亦不小矣,自费上井冈山受教育也,”话尚未完,车长扭头就走,潜台词可能是,少给我说这些什么受教育的,我可是经济核算单位矣。不提就不提矣,后对其曰,前车箱若有空位换之也。其答,“有则有,无则无。”说之扭身往前去矣,3号车箱一女列车员亦跟之。

       复过半个钟头尚无回音矣,欲上前与列车长问之,小走一会儿复回3号车箱列车员室前敲门之,架子尚不小,“且把列车长与我叫来,睡觉时间到矣,我位可有乎?”此北京小女孩尚不计较我之傲慢,“我且去向列车长反映之也。”

       少倾,见其跑了二个来回对我曰,“尚需补之钱也。”多少,“13元。”补之,“且睡第三间下铺是也。”遂即将行李搬至其,杨女士曰,先前欲与你换中铺来着,纯是雨后送伞之扯淡话也。俄倾,郑至曰,尚快活矣。后离去。我遂同崔海关讲之补钱尚行,崔遂去补钱睡中铺。我尚对陈海关和崔海关曰,“你们尚且比我年龄大,且睡下铺是也。”然未允。 

       此时我才弄清楚,原来之前陈海关尚抢到第三间之中铺,那四妇女仅是让出了一下铺与姓邓的67岁的老大哥而已。 

       后睡之,尚难入眠。轨道撞击声甚烈,时有振荡之声,离机车近之故也。

       5.30.4:30出深圳站,此时陆老师显现出身份来了,待众人皆出站后将其车票接过分而发之。

我们被出卖了也!(原创)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

我们被出卖了也!(原创)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

我们被出卖了也!(原创)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