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博客

欢迎同志们光临,不胜荣光也。来者皆是客,座,请座,请上座;茶,泡茶,泡好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午夜门(原创)  

2011-11-13 08:30:00|  分类: 随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11.7午夜,万籁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 “张朝群,黄老二,快开门也!”睡梦中即被惊醒,迷糊中尚以为是梦之境。然而很快又被越来越大的叫门声惊得更清醒了,听了听,是1F在叫2F。声音且越喊越大,并伴以咚咚之打门声,“勿要装疯迷窍之,既开灯,何以不开门也!”初在楼梯间叫,复至院子内叫,周而复始足足叫了好久。何事也,听出是因2F卫生间之水漏下1F了,“初与尔等交涉且把吾码到,甚凶也。一年多之久也,尚未解决又漏下来矣!”

       原来如此,显然其是被逼无奈久受漏水之苦,求助无门之下终出其杀手锏午夜叫谏也!此招果然颇具震撼力和杀伤力之,约20多分钟后终没了大叫门之声,“尔何时与之补漏也?!”始交涉之。余看了看时间,0:55时。

午夜门(原创)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      其之遭遇余是感同身受,苦不堪言也。02年初余之卫生间即被楼上所漏遭殃之,与之交涉,楼上客甚是淡定,何漏之有,且看吾之卫生间甚干矣。之后便是越漏雨越凶,尚见沐浴露泡沫状顺污水而布墙面之上。与之再交涉其就是耍赖不理睬之,尽管余尚云,能成为楼上楼下之邻居者,有缘也,然而其亦不理。随后便漫延到饭厅客厅之,随之漏下余之楼下了。楼下找上门来,看之,一同上楼交涉之。楼上客仍是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,耍赖装傻啥都来,就是不补漏。其妻见余之人众,尚曰,勿激动也,要冷静之。其亦到楼下看过漏之惨状了,尚是如此脸不红心不跳之,亏其之还是一小学人民教师,岂不羞杀人,焉有他哉乎!? 

       大院门卫师傅为余支招,找大院主任之。找了其曰管不了也管不了,后又支招找大院胡书记之,结果亦同前。96年下半年厂里全线下岗,大院便是树倒猢孙散,无娘之子没人管也。所谓大院管委会亦是由几个人勉强维持之,其无组织支持无执法权,门卫有月工资金400元,余则无,其来源尚是由大院每户月交8元杂费而已。当时雨城区新建不久,社区尚未成立之。

      厂幼儿园园长邱姨为余献计,上法院告之也。曰,其楼上亦是漏之久也不管,曰要上法院告也,其遂补漏也。于是余照说之楼上,其竟是漠然置之。后资询了一退休法官老太太,答之难也。

       面对如此不讲道德不讲理之人,奈欲若何矣。

       之后是如何将漏补之也,尚是由楼上补之,其浴盆下水管爆裂所致。其何以又补漏也,楼下实是忍无可忍逐向其下了通谍遂补之。余已于02.6赴深,04.8余夫妇返雅,楼下客告之。漏之恶终止也。

       现在而今眼目下,社区是成立了,尚属是有人管了。大院管委会照旧,1F之举亦是被逼无奈而为之。呜呼,漏之苦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