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天里的博客

欢迎同志们光临,不胜荣光也。来者皆是客,座,请座,请上座;茶,泡茶,泡好茶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招工之时  

2010-06-06 18:37:10|  分类: 知青情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招兵的前脚刚走,招工的后脚就来了,且只招知青同志,这可喜坏了知青同志们啊!71年春节后即传来了好消息,开始招工了,有中央级的军工单位,有省、地级的厂家来招工了。当时公社、大队及生产队从没开会说起过此事,更不要说贴通知了,但消息却是不径而走飞快地在知青中传开了,当时信息通讯很差劲,通讯靠吼、交通靠走一点都不夸张得确是如此,可见好消息之穿透力呵。

       招工小组的出现在中里场上了,回到雅安家里亦听说起父母亲所在的汽车修理厂亦来招工了,有30个名额,其招工组长是谭老红军谭付厂长的夫人刘彩英同志带队负责,其在厂里是管人事的。当时厂还没有设人事科,老红军楼亦未建起,只能凭借当时条件给予配置最好的一间而已。好友D同学的父亲系厂里的老工人师傅,其家就紧邻谭老红军家。这下D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,招工有什么消息都先知哓了。

      所谓的中央级军工单位,不过是建工部103公司而已,且是此行招工的龙头老大,由其先选择录取,尔后才是省地级的选择录取。雅安的6家军工厂当时仅有建安机器厂招工,被分在了雅中下乡的严桥区招,还有民(民办)中下乡的草坝区招,据说是其理由很充分受迫害了,好笑人呵!当时考试升学就是唯分数论嘛,没考上公办中学的然后才进的民中嘛,现在高矮要说是受迫害了,一点都不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   所谓的103公司不过是流动施工单位,当年招工去了后即参加了在四川达县的国防工程施工,身强力壮的就安排抡振动棒于水泥混凝土中,常年流动于全国各地,76年唐山大地震后又投入其灾后重建中。10多年后这批当时的招工精英们都竭尽全力方先后调回了雅安,仅剩了几个尚未归,这已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

(原创)招工之时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 好友D同学在此刻成了非凡人物了,很有话语权了,三五知青聚在一起谈话,只要D一开腔,余下的皆只有肃耳恭听了,应当说大家注重的是其谈到的招工信息,关注招工之事才是真呵。知青同志们都是城里长大的,当兵的先走了,此刻轮到我了,谁不想回城嘛?

       招工的三表缺一不可,1。推荐表,2。政审表,3。体检表,前二表我们是看不到的,其一是贫下中农们说了算,猜测可能是生产队提名,大队填的表呵。其二是招工组的工作人员到知青父母亲所在单位挡案室去办的事,主要看其解放前有无参加过反动团队等等。只有其三体检表到自己手上了,明天回雅安到37陆军医院去参加体检,亦应当是前二表无问题了才有可能让你拿到体检表的呵。

       体检开始了,大家手持体检表依次到各科室体检。我身体没问题就是视力不佳,被卡在五官科视力表前了,其白衣天使还鼓励我说,“不要紧张,重来。”说完又背指着视力表让我说表上所示,这时一同学见状便在其后为我指起左右上下来了,左眼过关了,又来看右眼,这时为我指方向的同学已达到五人了,其门框外尚站了二人,眼看就要过关时,忽然传来了喝斥声,“你们在搞啥子哟!出去出去。”随后来了另一位白衣天使将其全部请出了门外,要我重查视力,这下就只有显原形喽。

      体检后便是决定录取人选喽,很快好友D同学就对我说了,“其一103公司不要你了,其二省安装公司接到后也不要你了,就因你视力不佳。咋个办呢?只有要你父亲出面找汽车修理厂的厂长求情,把你招进其厂喽。”然后下来也就是照此办的,罗国筠厂长点头同意了。真的应当好好感谢D同学才是呵!

       这下就只等金鸡消息了,本应是3月初就可能办好的事却往后拖了20天,为什么呢?原来是Y同学卡壳了,其要离队回城贫下中农不答应,要求其把当时乱抓的鸡鸭损失赔偿清了才能走,赔偿180多元,Y的父亲工资不高余下的弟妹尚有好几个,本就是经常吃补助金的户,上哪去拿这180多元嘛!是谁叫Y同学摆的摊子嘛?鸡是7毛一斤,哪吃了这么多鸡呵?这边生产队不赔钱就不准走,上哪里去找这钱嘛。无奈之下两父子便跑到罗厂长家里长跪不起,还哭哭啼啼的,罗厂长也是头痛不已,将其教育一番,只有想办法让厂里买单。

       曾同厂招工的夏时弟师傅走在田坎小路上,他说我们进厂后即拿17.5元的工资,我即想“这么多钱咋个花呵?”,下乡头半年知青每月是8.5元就可解决生活问题,我是如此来对比的,殊不知这仅仅是进厂学徒工第一年的工资呵。

       沉浸于即将回城之际,这才猛然发现当年一同下来吃一锅饭的两位同学M和Z却是反映冷淡得很,看来是暂时走不了,说来我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呵。只有将其余下的米油柴禾等留给他们了,米油尚不多,二大捆柴禾可是原封不动的呵,当初可是深一脚浅一脚从高山上背下来的,眼睛不好砍下了好多生柴禾,重量就增加了,山路崎岖不知摔了多少跟头,一身泥泞一身血汗啊!一直都舍不得烧,这下正好留给曾患难与共的兄弟们了。其实二年以来很多农民朋友都给了我不少帮助和支持,如时常到其家里噌饭之类的,亦欠其人情呵!算了,谁让我们是一同下来一锅吃饭的兄弟啊!

       3.19一早即要离开生产队回城去厂报到了,生产队长吴福德同志自己按排自己送我走,同行的还有另一位女同学X及送行的农民朋友。早餐后到我住宅背背包,临行前吴队长突然对我说,“把你自留地里的蒜苗扯了走呵!”我答留给M他们算了,无奈队长执意要扯,事前也没曾考虑过亦没对M说起过此事,当下队长就扯来拴在背包上了。不是我自夸,这蒜苗单根都是足足有小酒杯粗嘞!

       走到生产队出口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,这也应责怪生产队安排不当。我们一行到此两山相夹必经之路时见M和Z亦在此干活,同一群人在山坡上准备种玉米的地里培土,我见他二人把头都耷拉下了。多可怜啊,换位思考吧有多难受啊!若是我肯定要掉泪了,一天里肯定是吃饭不香睡不熟觉。从此之后75年才把M招到县红旗氮肥厂,76年才把Z招到县肉联加工厂。

      

(原创)招工之时 - 草上飞 - 草上飞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 当天我们到中里,翻过莲花山至名山城后乘厂里派来的解放牌大货车回到雅安,夜里父亲同我睡一床,谈了很多话,就一个意思要好好地干!第二天早起我即到厂里报到。吴队长在我家住了几天后才回中里,其间父母亲竭尽全力好吃好喝地款待吴队长,当然带回来的我种的大蒜苗亦派上了用场喽,当时尚需用肉票呵,以至于让吴队长都很感动,后又让其在川西机器厂的弟弟来串门。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